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一张照片 一座丰碑

2022-03-09 17:38:00来源:大公网作者:晏欢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来自两个抗日军人家庭

  我的祖父晏福标,1944年8月8日在衡阳保卫战殉国,时任国民革命军第46军新编第19师第56团少校营长。广西军人战死湖南,没有给沦为孤儿寡母的我奶奶和我九岁的父亲遗留下一张照片。直到2006年9月在长沙湖南省档案馆里找到这张照片前,六十二年里,我父亲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父亲的样貌,我本人对于爷爷的模样更是一片空白,连做梦也没有梦的对象。当我们从档案馆“敌伪人员”专柜中搜寻到爷爷留在世间的唯一影像,尽管是一张复印件,尽管是他抗战前黄埔军校的毕业照,我们全家还是对档案馆这个奇妙的机构、独特的功能感恩不尽,否则,鞠躬叩拜供奉在台北忠烈祠内 “晏福标”烈士的牌位,总缺少一份视觉和心灵的触碰。

  左上:祖父晏福标黄埔军校毕业照。右上:外祖父潘裕昆1945年初在缅甸西保。中:1945年4月在缅甸新维中国驻印军第50师接受国内慰问团锦旗集体照。

  就在我爷爷晏福标阵亡的四天前,在距离湖南千里之遥的西南国境线外,我的外祖父潘裕昆将军,率中国驻印军第50师官兵,与美军“加拉哈德”部队正肩并着浴血奋战在另一个抗日战场上;1944年8月4日,中美联军攻克了日军据守的缅北重镇密支那。

  仅四天之隔,这两名素不相识的中国军人创造了各自生命最辉煌的成就,达到了人生的顶峰。一个统帅军队击败了堪称世界一流的日本陆军;另一个把生命献给了中华民族抗日战争中最伟大的衡阳保卫战。多少年后,他们的后人结为夫妻,组成家庭,这两位本不相识的中国军人,却共同为这个新的家族,留下了永恒的荣耀和骄傲。

  作为CBI战区一分子,潘裕昆将军和他的部队十分有幸被美军通信兵全方位、多角度、负责任地记录下来,完好无损地保留美国国家档案馆,在我们一群发疯似地寻找先辈抗战军旅印记的后人眼里,这简直就是一座岁月的宝库,每一张照片都是一把解开谜团、开启荣誉的钥匙。

  这张中国驻印军第50师官兵接受慰问锦旗的合影,潘裕昆将军家原来藏的一幅,于2009年捐赠予建川抗战博物馆,并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这张复制于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和它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我能够依照背面的文字说明,弥补以前靠猜测的缺陷,纠正了解说的错漏。也让我得悉一位常常出现在50师官兵中间的美国军官佛兰克.斯塔布斯上校Frank P Stubbs,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是第50师的主联络官,并非我之前猜测的迪安.拉斯克Dean Rusk。还有,它的拍摄地是缅甸南杜,而非我推测的腊戍或新维,准确日期1945年3月10日,比我猜测的3月8日晚了两天。所幸的是,六十年代担任美国国务卿的拉斯克当年与潘裕昆在印缅战场的合影照片却又被我从档案馆里找到。

  左1、斯塔布斯上校;左2、索尔登中将;左3、潘裕昆少将 ;右2、迪安.拉斯克Dean Rusk上校;1945年春在缅北战场。

  这次从美国复制的抗战图像中,最令我感慨档案馆魅力无穷的一幅照片,是中国驻印军新一军第50师在缅甸南杜竖立的一座纪念碑碑文。几年前我得到一幅外祖父潘裕昆将军头戴军帽、脚蹬马靴、腰束皮带的英姿戎装照,背景是缅甸某地一座看似纪念碑的构筑物,眼前一亮,立即产生用它做封面的冲动;由于缺乏该照片的详细资料,只能对纪念碑内容限于猜想;感谢美军通信兵和美国国家档案馆,先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又在几十年间入档保存科学分类,再为每一个感念的人敞开。这是历史的珍品,更是至为珍贵的历史态度。

  正面碑文(中):

  敬献此碑以纪念潘裕昆少将所部中国陆军第五拾师英勇官兵献身于中华民国三拾四年二月南杜之役将日军自其强固之据点中逐出将波特文矿区南杜及附近之地区占领以将人民由日军之魔掌中解放之

中国驻印陆军第五十师美国陆军联络组全体官兵敬立

  正面碑文(英):IN TRIBUTE TO THE BRAVE OFFICERS AND SOLDIERS OF THE CHINESE FIFTIETH INFANTRY DIVISION COMMANDED BY MAJOR GENERAL PANYU-KUN WHO GAVE THEIR LIVES IN THE VICTORIOUS CAMPAIGN OF THIS DIVISION WHICH ,IN FEBRUARY AND MARCH 1945, DROVE THE FORCES OF JAPAN FROM THEIR STRONGHOLDS IN THIS AREA. CAPTURED THE BAWDWIN MINES, NANTU. AND SURROUNDING TERRITORIES. AND LIBERATED THE PEOPLE FROM THE CRUEL YOKE OF JAPANESE OPPRESSION

  THIS MEMORIAL IS RESPECTFULLY DEDICATED BY AMERICAN COMMANDES, THE MEMB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LIAISON GROUP SERVIING WITH THE FIFTIETH INFANTRY DIVISION, CHINESE ARMY IN INDIA.

  背面碑文(中):

  中华民国驻印陆军第五十师第一五零团英勇官兵为爱护世界之自由平等于献身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元月及二月间击溃日军流血献身于万好及茂罗之敌。

五十师美国陆军联络组全体官兵敬立

  背面碑文(英):TO THE EVERLASTING MEMORY OF THE BRAVE OFFICERS AND SOLDIERS OF THE 150TH REGIMENT, 50TH INFANTRY DIVISION, CHINESE ARMY IN INDIA, WHO FOUGHT, BLED,AND DIED TO BREAK THE POWER OF THE JAPANESE IN THE BATTLES OF MWANHAWM RIGE AND THE MOLO AREA , FOR THE FREEDOM AND WORLD PEACE.

  RESPECTFULLY DEDICATED BY THEIR AMERICAN COMMANDES, THE MEMB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LIAISON GROUP SERVIING WITHTHE FIFTIETH INFANTRY DIVISION, CHINESE ARMY IN INDIA.

  有了细节、准确细节的填充,这构筑物骤然从模糊的平面轮廓线中突显出来,还原成为一座活的纪念碑。于是,它有了风骨,有了温度,有了记忆。

  SC 317892在缅甸南渡,附属于中国驻印军第50师的全体美军联络官敬献给该师全体阵亡将士一座纪念碑,以缅怀缅甸战役中献身的中国军人。左起:第50师第148团团长王大中上校;第149团团长罗锡畴上校;第150团副团长里健民上校;第50师师长潘裕昆少将;第50师美军联络主官佛兰克.斯塔布斯Frank P Stubbs上校;联络官查尔斯.哈伯格Charles H.Harberger中校;副联络主官麦康.西波Macon Hipp中校;美籍华人翻译官乔治.冯Georgr Fong上尉。缅甸 西保 1945年4月29日 IBT-45-82589 摄影师:瑞科左克斯基Raczkowski

  美军通信兵U.S.Army Signal Corps所拍摄照片

  本文作者 晏欢

  晏欢个人简介:

  2005年抗战胜利六十周年起至今,长期关注并解读抗战照片及其背后的人和事,尤其聚焦在二次大战盟军中缅印(CBI)战区这个领域;先后与晏伟权合作出版了《抗日名将潘裕昆》,《密支那战役全记录》,《魔迹—日军第十八师团战史》,《魂断佛国》四部著作;

  2010年作为中国民间赴美国国家档案馆复制中国抗战影像工作小组创始成员,参与了首次赴美收集图片工作;回国后先后担任大型抗战影像图书《国家记忆》及《国家记忆II》编辑委员会委员、主编,兼任全部历史图片的翻译工作;

  2011-2016年多次担任大型巡回展览《国家记忆》策展人;

  2015-2016年与胡博合着、由高小龙策划的大型历史影像图册《中缅印战区盟军将帅图志》在海峡两岸出版;

  2020年与高小龙合作担任大型抗战影像展览《寻找飘荡的忠魂——抗日战争中国远征军珍贵影像致敬展》策展人兼翻译;

  2009年,担任独立纪录片《发现少校》编剧,该片2011年荣获第19届上海‘白玉兰’纪录片国际电影节银奖;2012年荣获第四十五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纪录片金奖;

  目前还担任深圳越众历史影像馆学术专家委员会委员。

  过去十年,多次担任《国家记忆》系列挂历的策划和图像解读。担任2022年《国家记忆》挂历、台历的策划和编辑。

责任编辑:李孟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