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东乡绣娘扶贫记:“不能接受,那就改变”

2020-08-17 15:36:38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曾经被乡亲们当成是一个异类,还说我会把大家的儿媳妇给带坏。”回想起创业初期的遭遇,90后姑娘马箫箫很是无奈。

“陇中苦瘠甲天下,东乡苦瘠甲陇中”,说的是甘肃临夏东乡族自治县,马箫箫就出生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时至今日,东乡人还保留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丈夫出去务工,妻子在家侍奉公婆,抚养儿女,极少出去工作。

马箫箫小学时离开东乡到兰州上学。大学毕业后,一次在和儿时的朋友叙旧时,她发现朋友如今的状态和记忆中那些大人的生活并无分别,和许多普通的东乡妇女一样,还是以家庭为自己的生活重心。朋友自豪的送给她一副亲手绣的鞋垫。“这个东西这么漂亮,怎么能只垫到脚底下呢?”这让她特别感慨。也让她萌生了要让新一代东乡女性走出家庭,让更多人看到传统东乡刺绣的想法。

东乡的女性从小会学习绣花,不同于精致的南方刺绣,东乡刺绣是明艳炽烈的,她们将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与憧憬藏在绣花针后,绣在了密密的针脚中。在这背后,是当地女性受教育水平低,有报道称,当地6.7万农村妇女几乎没有上过学,无法外出工作,她们“不敢出门、不能出门、出不了门”。

毕业以后,马箫箫和同学合开了一家火锅店攒下一些积蓄,她想为改善绣娘的生活做点什么。因为互联网电商的发达,马箫箫把刺绣放到网上去卖钱,“尽自己的一分薄力”。慢慢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包围了她,她发现她越来越割舍不下和东乡刺绣的联系,她想让东乡女性过上更好的生活。2018年,马箫箫结束了在城市里的生活回到家乡,专注的投入刺绣产业。

同年7月,马箫箫在东乡创立了“土本土”刺绣工坊。而乡亲们却并不看好,“我们那里的思想观念还是很陈旧,觉得女人不应该抛头露面。”马箫箫苦笑。

有绣娘的家人怀疑这不是“正经”工作,还有的让妻子带着孩子一起上班。在当地人眼中,女人不该抛头露面,更难说服他们相信女性能为家庭带来改变。

马箫箫就挨家挨户找上门去,劝说让绣娘出来工作。一次不行去两次,带上水果,恳求家人让媳妇试试。她先给她们布料和彩线试试手,只要绣出来质量合格,都出钱回收。即使如此,一开始也只有几个、十几个绣娘上工。

绣坊创办初期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大家问马箫箫接下来需要做什么,她自己也感到迷茫。“好不容易建立起大家对这个事情的热情和信心,你说你的苦恼,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绣娘绝对就垮掉了,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去承受。”

当时流行电影《我不是药神》,马箫箫笑着说,绣娘们看她的眼神和电影里病人看徐峥的眼神是一样的。她明白不能放弃,她不做绣坊还可以做许多工作,而绣娘们失去了这个机会,就又回到从前的生活中止步不前了。

为了带给绣娘信心,马箫箫用自己的积蓄去弥补绣坊的亏空,“刷爆了我的信用卡”。有人劝她这样做就是把绣娘们惯坏了,但马箫箫认为她们本来就不相信刺绣能赚钱,要让她们相信就得先让她们挣到钱。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三个月, “那三个月对我来说是个煎熬。”回想起当时的情况,马箫箫仍然很无奈。彼时家人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的苦恼不能和绣娘说,更不能和家人说,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在广电局工作的丈夫。

就在绣坊没有一张订单、只有13个人的“至暗时刻”,马箫箫接到了一个带来改变的电话。

那时碧桂园集团在全国9省14县开设了“青年致富带头人培训班”,传授企业框架结构、国家扶贫政策、创业理论等知识,马箫箫也报名参加。比获得知识更重要的是,和各行各业的青年创业者一起学习,激起了她决心要将绣坊办好的信念。

2019年4月17日,碧桂园和东乡签订产业扶贫协议,东乡刺绣成为重点帮扶的特色产业之一。从产品的设计推广到销售订单,碧桂园帮助马箫箫解决了大部分问题。今年5月,在碧桂园组织的“520消费扶贫云上行活动”中,马箫箫还做客带货主播薇娅的直播间,5000条东乡刺绣丝巾不到10秒就抢购一空,这让她有了更大的信心:注重产品的差异性、完善自己的直播团队体系,从而使绣坊走上规模化的道路。

创业从来就是充满挑战的路,从第一天开始面对的就是困难和失败,而非成功。马箫箫也不例外。只有丈夫心疼她太辛苦,陪她一起到处跑,渐渐也被她感化。2019年底,马箫箫的丈夫辞掉了“铁饭碗”,开始和她一起经营绣坊。“把退路斩断才能一门心思往前冲。”马箫箫笑着说。

到现在,绣坊已有230多名签约绣娘,工作突出的每月可以赚到3000元。更让她欣慰的是,“绣娘每个月不跟家里人要钱,也可以买一件衣服,她们觉得自己也是个很有用的人。“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东乡妇女大多害怕见人,一开始她们甚至不愿意让马箫箫拍照。现在收入多了,女性也自信了,“现在她们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记者的镜头了,还能和我一块去直播。”相比挣钱,绣娘们因为拥有自己独立赚钱的手艺变得更加自信,这才是马箫箫想看到的。

疫情逐渐好转,绣坊的生意也在慢慢恢复中。工作成了马箫箫全部的重心,她偶尔会羡慕上班族,有人指导工作、布置工作,只要完成就行。“不像现在完全没有空闲的时间,”短暂的停顿之后她说,“但是人就这么一辈子,在工作的同时又能帮助到你想帮助的那些人,能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觉得挺不错的,苦一点也愿意熬下去。”文/郭晓妍

责任编辑:丁骁